原标题:非盟委员会主席这番话打了谁的脸?

正在中国访问的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法基8日说了这么一番话:

“非盟认为中方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中非关系不可动摇,非盟与中国当前的共同任务是加强合作,增进双方人民福祉。这样的谣言绝不会损害中非关系,也不会让我们分心。”

什么谣言?哪样的事情?

原来,法基回应的是上月底法国媒体一篇“中国‘监听’非盟会议中心长达5年时间”的耸人听闻的报道。文章称,中国在援建的非盟会议中心里安装了窃听设备,并在深夜将信息传送至上海的某运算中心。

2月8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共同主持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图为会后双方共见记者。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2月8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共同主持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图为会后双方共见记者。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报道一发出,就遭到多名非洲国家领导人驳斥。布隆迪总统、卢旺达总统、埃塞俄比亚总理都批评“报道不实”,法基也在上月29日非盟峰会闭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盟会议中心没有任何受监视的迹象”。

 图为2012年1月30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拍摄的非盟会议中心夜景。新华社记者丁海涛摄 图为2012年1月30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拍摄的非盟会议中心夜景。新华社记者丁海涛摄

作为非盟会议中心的主要使用者,非盟和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是对此事最有发言权的一方。在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完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后共见记者时,法基作出上述表态,无疑是打了某些别有用心的西方媒体的脸,证明它们用这种方式挑拨离间中非关系根本行不通。

图为法国《世界报》:“中国监听非盟会议中心长达5年时间”的报道截图图为法国《世界报》:“中国监听非盟会议中心长达5年时间”的报道截图

中非双方是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命运共同体,也是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利益共同体。

经过半个多世纪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中非关系已经进入黄金期和成熟期,双方合作产生了累累硕果,其中之一就是应非盟方要求,由中国无偿援建的非盟会议中心。

这座地标性建筑矗立在非盟总部所在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中心。在此之前,非盟并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现代化综合性大型会议中心,就连召开首脑会议时,也要借用其他组织的地方。

2012年,会议中心落成,极大改善了非盟的整体形象和办公条件,是中国支持非洲联合自强和一体化进程的重要举措,被埃塞民众和非盟官员亲切地称为“中国给非洲人民的珍贵礼物”。

非盟会议中心奠基石。新华社记者王守宝摄非盟会议中心奠基石。新华社记者王守宝摄

某些别有用心的西方媒体炮制“中国盗取非盟信息”一说,与此前称中国搞“新殖民主义”“掠夺非洲资源”一样,不过是抹黑中非合作伎俩的花样翻新。外交部长王毅就一针见血地指出:“有一些人、一些势力自己不愿帮助非洲,却对中非合作成就抱着‘酸葡萄’心理。”

展望未来,中国将始终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开展对非合作,推动中非合作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2月8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共同主持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2月8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非盟委员会主席法基共同主持中国—非盟第七次战略对话。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此次法基访华,中国和非盟举行第七次战略对话,不仅明确了未来5个重点合作领域,还宣布非盟将在北京设立代表处。今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将在北京举行,中非合作又将站上新的历史起点。

在中非合作的历史潮流和取得的累累硕果面前,任何谣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任何挑拨也都不能得逞。

责任编辑:张迪

傅昆萁表示,相关单位在看过云门翠堤大楼所挖出来的监视器影带进行交叉比对后,确认有7位的住客还在云门大楼2楼的漂亮旅店,其中有2位加拿大籍游客跟5位大陆游客,他们并没有离开饭店的录影纪录,所以确认应该是在饭店内部。

傅昆萁表示,在今天午夜到凌晨的开挖过程当中,特搜人员已经有在漂亮旅店213房闻到味道,但因为楼层过度压缩必须要开凿新的工作面,看能不能进到裡面去,现在所有的搜救队员还在72小时黄金期内全面争取当中。

傅昆萁对于目前罹难的朋友表示哀悼和惋惜,其中有1位来自菲律宾籍、4位来自大陆内地的乡亲,“我们在这裡诚挚的表达非常非常的遗憾和惋惜”,现在已经在联系他们的家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接过来,包括入台证件和落地以后的接待我们都会全力做好。

傅昆萁再次强调,还没有脱离险境、还没有出土的7位游客,我们会来全力抢救,在72小时之内把握最后抢救的希望把他们救出来,即便不能救出也会把大体带出来。“有生命迹象我们绝对不会放弃。”

傅昆萁表示,预计会在12日中午12点办理联合公祭和追思,这些不幸罹难者的后事我们会妥善完成。我们也会安排所有的受灾户在明天发放慰问金,以及相关安置的工作。

责任编辑:张迪

来源:观察者网

6日夜间,台湾花莲发生6.5级地震,7日上午,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致电花莲县长傅昆萁,表示愿意派遣救援队赴台。台湾陆委会却回应称,岛内救灾专业人力及器械等能量均充足,尚无需外界援助。反之,蔡英文当局却对日本的救援表示欢迎。昨天(8日),台媒“中时电子报”发文质问蔡英文,两岸一家亲错在哪里?

台媒文章截图台媒文章截图

文章指出,花莲震灾再次折射出两岸政治僵局的扭曲现象,将两岸关系脱离本应互利互补、合作双赢的正确道路;原本应是一家亲的两岸关系反而呈现疏离、互疑与敌对,这样不健康的心态,两岸都应努力转正。

对于不幸遭遇重大自然灾害者施予急难救助,最能彰显善意、增进情谊,不但有各国政府组织的救援队,国际团体、人道组织也都会自发性对灾区伸出援手、捐助物资与金钱,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2010年“海地大地震”、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国际无不紧急启动援救、伸出援手。

然而,两岸关系却因为政治对立,连灾难救援都还要相互较劲、设下障碍,不但无助于紧急救灾,反而让彼此的不信任加深。

对于此次花莲震灾,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和海协会会长陈德铭都在致电中向遇难者和受灾者表达哀悼和慰问,强调两岸同胞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大陆同胞感同身受,愿意提供包括派遣救援队在内的救灾协助。但陆委会当然不接受大陆这种绕过主管部门的做法,大陆也明知道没有陆委会许可,大陆的救援队无法成行,两岸偏为了政治角力延误救灾的黄金时机,徒然伤害民众情感。

“中时电子报”还在文中重提旧事,抨击1999年台湾方面的不实说法。

在1999年“921大地震”期间,当时台湾官方和媒体充斥大陆拒绝提供空中走廊,以致延误俄罗斯救援队抵台时间的说法,美国多位众议员据此批评北京阻挠救援,台北市议会也通过决议谴责,一时台湾民众群情激愤。然而事后证明这个说法不实,俄罗斯至台湾的航线在1998年已经取得国际航行许可,并不需要经过大陆方面同意。当时北京曾考虑通过联合国启动国际救援行动,海协会也曾致函海基会询问需不需代提案协助,但台湾无法接受由北京代替提案,因而答复无此需要。

2008年5月的汶川大地震,两岸却能克服政治对立,台湾不但政府与民间共同发起捐款,总计逾新台币68亿元,慈济及台湾红十字会合计111吨的赈灾物资通过两岸首架人道救援包机直飞。可到了2009年8月的台湾莫拉克风灾,马英九当局反而接受美国军用直升机来台救灾,却拒绝大陆的米-26直升机来台,显见两岸互疑并不因政党轮替而消失。

文章还指出,实际上,两岸同文同种,本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亲,不论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风俗等,彼此相近兼容、互补互利。台湾文化本来就是根基在中华文化的母体上,台湾本土没有必要也不能拒斥自己的血缘和文化,否则就成了陈之藩心中的“失根的兰花”。台湾价值如果硬要割断中华文化,将剩下日据时代的殖民记忆,如此不但论述无法成形,无法取代传统文化认同,更无法承受当台湾人站到整个民族对立面时,来自全球华人排山倒海而来的反压。

文章最后称,面对中国崛起,真爱台湾当然至少必须做到维持两岸稳定,努力维持两岸关系稳定不是在努力爱台湾吗?民进党应回到追求台湾最大利益的正途上,而不是一味诉诸和大陆对抗来圈住支持者。柯文哲愿意试探以两岸一家亲为台湾寻找新出路,应乐观其成。两岸本就是一家亲,大陆领导人多次强调,两岸同为一家人,什么事都好商量;反之,坚持两岸“一边一家”或“一边一国”,就成为零和的殊死斗,这绝对不是台湾应走的路。

原标题:美议员提案要打压华为中兴 专家:制造“中国威胁”的声势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成仲]美国国会7日再次推动一项限制中国通信公司的议案。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当日提出,要求禁止美国政府购买或租用来自华为或中兴的电信设备。近几年,美国不断推出限制中国通信公司在美国发展空间的措施。一位不具名的通信专家对《环球时报》表示,对于华为等中国通信公司而言,其在美国的通信设备业务规模很小。美国依然不断推出限制性议案,起不到多少效果,其实际目的是制造“中国威胁”的声势。

据路透社报道,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与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共同推出了这项议案,其内容与两名众议员迈克尔·科纳威和利兹·切尼今年1月提出的议案相似。科顿表示,“华为相当于中国政府的一个部门,他们完全有能力通过入侵自家设备来窃取美国官员的信息……还有很多公司能满足我们的技术需求,不能让中国这么容易窃听我们”。卢比奥则宣称,“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我们不能允许外国对手将他们的技术植入美国政府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中”。

美国政府以“信息安全”的名义,对华为与中兴施加限制的历史可追溯至2012年。当年,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华为和中兴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两家公司当时明确否认。此后美国不断推出针对两家公司的限制措施。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无线运营商AT T上月因受到来自国会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压力,放弃与华为达成的智能手机销售协议。有知情人士透露,部分美国议员还告知其他美国公司,如果与华为或中国移动有合作关系,将损害他们与美国政府的商务关系。

《纽约时报》称,“多年来,华为为开发价值巨大的美国市场而采取的努力屡屡遭遇政治上的反对”。美国《华尔街日报》此前曾分析称,美国法律并未规定企业不得与华为合作,但如果与华为合作,那些企业可能要付出高昂的政治代价。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国家安全”“政府背景”为名向中国电信企业施压是美国政府一贯的做法。电信行业本身比较敏感,而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一直存在较大矛盾,“中企在美遭遇的实际上是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何伟文认为,美国对于中国电信企业的限制缘于对中国的“担忧”与“防范”,因此在政治、技术、并购等方面设下重重障碍,这在特朗普任上有更为明显的体现。

政治原因对华为和中兴的在美业务影响不小。《纽约时报》称,华为在美国销售智能手机,但并未与美国的主要无线运营商,如威瑞森(Verizon)、AT T、Sprint和T-Mobile等达成智能手机合作,美国多个主要电信公司也拒绝购买华为生产的电信、网络设备,“这使得华为要在美国站稳脚跟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美国还在严密防范中企收购美国公司、获取美国技术。目前,一项防止中国获得美国敏感技术的法案正在国会审议,该法案将扩大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阻止中国公司获得美国技术的权力。不过据路透社8日爆料,由于许多美国大公司反对,该议案不得不作“软化调整”。美国企业担心,相关法案将令他们蒙受损失。

因“安全”为由防范中企的提议近日还出现在美国的邻国加拿大。针对中国交建对加建筑公司爱康(Aecon)的收购案,加拿大保守党呼吁进行国家安全审查。何伟文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从类似新闻中可以看出,从美国、加拿大,到德国、澳大利亚,一些西方国家以同样的防范心态和思路对待中国企业,只不过程度有所不同。“可以预见的是,中国企业的海外之路还将遇到更多坎坷”。

责任编辑:刘光博

原标题:乐视网“开板”前日员工持股信托提前结束11只员工持股信托浮亏超40%

■本报见习记者 闫晶滢 

昨日,乐视网在11个连续跌停后终于开板翻红,期间股价一度上涨逾9%。截至昨日收市,乐视网报收于5.08元,上涨5.39%,成交额达41.1亿元,换手为29.1%。

不过,就在乐视网“开板”前一日,乐视网公告显示,其于2016年推出的第一期员工持股信托计划提前终止,管理人华润深国投将信托计划财产原状分配给优先受益人,涉及资产共计乐视网股票2190.71万股。记者从管理人中得知,该信托为事务管理类项目,按照委托人指令进行的操作。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自2015年12月份至今,共有97家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进度显示“实施完成”。除6家上市公司数据缺失外,剩余91家公司中,共有73家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目前处于浮亏状态,占比超过八成;其中,浮亏比例在40%以上的公司有11家。

第一期员工持股信托

提前结束

2月7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其在2月6日收到其员工持股信托管理人华润深国投关于《“华润信托·润泽14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提前终止及书面分配通知函》,宣布提前终止本次信托计划,并将信托计划财产原状分配给受益人代理人优先受益人。

截至公告发布日,该信托计划累计持有乐视网股票2190.71万股,如按照昨日收盘价5.08元计算,该部分股票价值为1.11亿元,而此前该员工持股信托计划通过二级市场买入股票的价款约为5.1亿元。按照优先级份额与劣后级份额1:1的比例,此次优先级份额出资应在2.55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9月20日,乐视网员工持股计划通过二级市场累计买入股票1095.35万股,成交均价为46.61元/股,锁定期为一年。2017年4月14日,乐视网开始停牌,停牌价为30.68元/股。2017年8月份,乐视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权益分派后,该员工持股计划持有股票为2190.71万股。

在经历了九个月的停牌期后,1月24日乐视网复牌首日跌停,当日收盘价为13.8元/股。该员工持股信托计划持有股票总价在3.02亿元。如以行业内大多选取的0.7止损线计算,该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将跌破止损线。

2月6日,乐视网称收到华润深国投《通知函》:基于上市公司基本面的重大变化,根据之前协议约定,华润深国投宣布本次员工持股提前终止;基于目前以现金形式存在的信托计划财产不足以按照协议约定向优先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且乐视控股未履行差额补足义务,华润深国投以《通知函》形式将信托计划财产原状分配给受益人。至2月6日,乐视网已连续10日跌停,当日收盘价为5.36元/股。

根据乐视网此前公告,参加此员工持股计划的总人数约28人,其中乐视网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约10人,其他人员亦为公司核心人员,合计出资金额达到2.55亿元。其中,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出资金额最高,达1867.5万元,在全部筹资总额中占比7.32%。不过,在1月26日当日,乐视网以11.18元/股收盘,彼时信托计划所持股票市值已不足2.5亿元,劣后份额已清空。

八成员工持股信托浮亏

事实上,乐视网并不是唯一一家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出现浮亏的上市公司。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2015年12月份至今,共有97家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进度显示“实施完成”。除6家上市公司数据出缺外,剩余91家公司中,共有73家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目前处于浮亏状态,占比超过八成;其中,浮亏比例在40%以上的公司有11家。

某资管人士表示,就目前业务分类来说,员工持股计划一般属于被动管理,主动管理意义不大。而对于部分公司所称“主动管理”,主要是指管理人在股票不同点位进行二级市场增减持,不过多数情形是在上市公司的指令下进行。一般来说,管理人很难进行主动管理。而对于资金量大、二级市场操作频繁的资管计划、信托计划,甚至有操纵股价的嫌疑。

除此之外,亦有某信托观察人士指出,对于员工持股计划来说,主要是释放积极信号,说明上市公司利益与员工绑定,看发展。如买入股份系上市公司出资的话,亦是对员工开展激励措施的有效方式。但面对股价的波动,信托公司也无能为力,尤其是信托计划购入的股票尚在锁定期内时,即使股票不断跌停,也无法变现退出。

“一时的浮盈浮亏并不能说明问题,要看最终信托计划退出时的情况。”该信托观察人士指出,目前购买股票完成的员工持股信托大多还处于锁定期,即使股价处于合适区间也无法卖出,此时的浮盈或浮亏对于信托计划最终是否盈利并无意义。而随着二级市场股票价格的持续变化,当前浮亏的信托计划亦有盈利机会。